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 首页>党员干部教育 >心得体会 >

白水县:母亲的爱是花在食物上的心思 最想念的永远是家里的味道

信息来源:白水县-白水县  责任编辑:拓海瑞  发布时间:2019-12-27 17:55    

  最近喜欢上一首歌——毛不易的《一荤一素》,“日出又日落深处再深处,一张小方桌有一荤一素,一个身影从容地忙忙碌碌,一双手让这时光有了温度。”短短几句话勾勒出一个母亲在厨房给孩子做饭的画面。热气腾腾的厨房、锅碗瓢盆的脆响、柴米油盐的琐碎、炊火油烟的蒸腾,变出饭桌上的酸甜苦辣咸。荤素的搭配,营养的调和,母亲的爱就是花在食物上的心思。

  关于食物的记忆伴随着每个人的成长。走得再远,尝过再多的山珍海味,最想念的,永远是家里的味道。记得我小时候不喜欢吃面条,喜欢吃饺子。母亲每次给父亲做面条的时候,就给我留一点面,揉一揉,把哨子包进去,捏成饺子煮了给我吃。同样的面,同样的菜哨子,包成饺子我就吃得很香。妈妈似乎可以把一切蔬菜包成饺子,经过她的搭配,居然都会很好吃。到现在,我依然喜欢吃饺子。

  如果是一大家人吃饺子,那就是妈妈擀面皮,爸爸包饺子。妈妈会单手擀面皮,擀得又快又好;爸爸包的饺子又鼓又硬挺,像个元宝,非常好看,还不会开裂进水;我呢,主要负责跑前跑后搬运饺子皮。我曾经想学爸爸包饺子的手艺,但是一直没学会,包的饺子永远都没有爸爸包的好看。

  日子再往前推,那时候物资还相对匮乏,普通家庭一年到头很难吃上肉。还好我家是双职工家庭,每隔一周,爸妈就会在县医院职工灶上买一小碗排骨或者虎头肉。餐桌上摆着一碟豆芽或者土豆丝、一小碗肉、馒头、稀饭,这就是难得的美味了。爸妈把肉放在我的面前让我吃。我狼吞虎咽吃了几大口之后,会奇怪地问爸妈,“你们怎么不吃?”爸妈总是对我说,“你吃吧,我们就不爱吃肉。”已经六岁的我傻乎乎地居然就相信,一个人吃完大半碗肉才撒手。我吃完剩下的肉汤是不会倒掉的,爸爸把馒头掰碎,蘸着肉汤吃,用馒头把碗擦得干干净净。有时候我会奇怪地问爸爸,“你不是不喜欢吃肉吗?为什么又爱吃肉汤?”爸爸说“汤比肉好吃。不信你尝尝。”我跑过去尝一口他泡的馍,嗯,确实挺好吃的,于是再扒拉几口。爸妈看我吃的好,开心地笑。

  现在想来那时候的人还真是可怜,整天要为了填饱肚子动脑筋。我家的条件其实相对来讲还算可以的。班里有更可怜的小朋友,那些从村里来县城上学的同学,都是自己背点蒸馍咸菜,放在学校宿舍吃,就这样度过一个又一个春夏秋冬。

  爸爸是个包容度很高的人,喜欢尝试新鲜事物,而且从来都不介意带我尝试。第一次喝健力宝,吃北京牌方便面,喝椰风果汁,吃大白兔奶糖,包括去舞厅……八十年代的小县城,生活单调乏味,舞厅算是个新鲜事物,别人叫爸爸去,他就带着我一起去看看。我到现在都记得昏暗的舞厅灯光一闪一闪,我无聊地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喝果汁,脑子里面一边盘算着在外面卖两块钱的健力宝在这里居然卖八块,真是太贵了,下次一定不让爸爸给我买了。然后又看舞池里跳舞的男男女女,大家都笨拙地迈着小步互相学习,姿势别别扭扭,并不好看。有些女的鞋跟很高,估计走路会摔跤吧?我妈可不会穿这种鞋。然后盯着看谁会摔跤,直到看困了打盹儿也没看见谁摔跤,遗憾。看到我打瞌睡,爸爸赶紧过来把我抱回家,我眯眼儿看看是爸爸,就放心地呼呼大睡。可能是因为很早就见过这个花花世界,然后觉得没什么神秘,也没什么趣味,所以后来形成了极强的免疫力,从来不会被迪吧酒吧这类人工打造出来的娱乐场所吸引,更喜欢广阔的世界和泥土中的自然。

  吃饭也是一样,喜欢原始食材,不喜加工过度的食物。最好是自己在家做的,放很少种类的调料。或许不如酒店的精巧丰富,胜在简单自然,下肚后舒服妥帖。在平淡的食物中,得到暖胃的享受,还有心灵的平静。

  做饭是一种乐趣,也是一种修炼。有人愿意一起吃饭,是非常快乐的事情。若在一起吃饭的时候有思想共振,那就是这世间顶级的欢乐了!(张维)